18721913781


私家侦探
Contact


上海市私家侦探|上海侦探外遇调查取证【上海鼎智调查公司】
传真:
联系电话:18721913781
18721913781
地址:王经理
邮箱:

调查新闻

上海侦探电话,上海市侦探调查电话【上海侦探调查】

时间:2021-07-24 05:22 作者: 上海鼎智私家侦探调查公司
上海侦探电话,上海市侦探调查电话【上海侦探调查】采访地点:西安某大学校园  采访对象:老狼(化名)   性别:男  年龄:20多岁  西安某大学学生。   有的时候我挺恨我自己,恨我曾经很崇拜的个性,因为我的冷漠和残忍给一个无辜的人造成了伤害。   我身边的朋友和同学都很有个性,要么很自我,只崇拜自己,并且把自己的利益作为一切行动的指南;要么崇拜偶像,崇拜到了“爱屋及乌”、甚至好坏不分、是非不明的地步。这样的结果,或许自己的目的达到了,可是却可能以伤害别人为代价,就像我一样。   或许凡事不能走极端,尤其对于偶像和崇拜者的学习和模仿更应该是选择性地吸收,比如说,学习狼的勇猛、坚强、桀骜不驯也许会磨练人的意志,有助于面对挫折和困境,有助于迈向成功。但是,不假思索地将其自私、残忍、冷漠的一面也全盘接受,而且不分对象地使用,就不尽人情了。而且后果可能很糟糕,给你一生留下遗憾和愧疚。   老狼发给我的E-mail挺独特,文字不多,语言干净利落,最吸引人的是落款,没有文字,而是用简洁的几笔勾画出的一匹桀骜不驯的狼。单凭这E-mail,我并不能够完全了解谈话的主题,但是这匹狼已经吸引了我。职业习惯令我忍不住地猜想:为什么取名老狼?是因为喜欢如狼一般孤独地浪迹于天涯?是因为崇尚狼的个性?还是因为自身与狼有太多的共性,比如野性,比如桀骜不驯?   坐在我对面的老狼实在让我无法将他与狼联系在一起,鼻梁上的近视镜、白净略显消瘦的面颊、修剪得很整齐的分头、得体的休闲服,完全一副儒雅文弱的学生模样。“这肯定不是你的真实姓名,为什么要这样称呼自己?”老狼说,这是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和认可的名字。小时候,他身体瘦弱,性格文弱且孤僻,常常被人欺负,而他只会跑到没有人的角落偷偷地哭。渐渐地长大,他希望性格中多一点“狼”性,能够勇猛、桀骜不驯,甚至凶残,在心中悄悄地把狼视为自己崇拜的偶像。   我老家在山东,上大学时来到西安,感觉一眨眼4年就过去了,我马上就要毕业了。4年大学生活是我人生中一段珍贵的岁月,有欢乐也有苦痛,一想起有些事情,我心里就特别不舒服特别压抑,有时我挺恨自己,恨我曾经很崇拜的个性,因为我的冷漠和残忍给一个无辜的人造成了伤害。   我要说的是大学4年中我和庆庆的同居生活。庆庆不是她的本名,我没有勇气也没有资格再去提她的真实姓名。我们是大学二年级开始同居的,初衷很简单,一是为了和大学的同居时代同步,大家都在同居,你不这么做,只能说明你老土你没有本事;另外,同居就是为了自己,为了自己经济、生活和生理需要。学校里6个人住一间房,太挤了,俩人住一间就舒服得多,安静随意宽敞,而且房钱是AA制,经济上也能够承受。况且,一般女孩都爱干净,生活有条理,所以和女孩住在一起,房间有人打扫,衣服也有人洗。还有,青春年华,谁没有生理的需要?在同居之前,我俩口头上就订立了一个“君子协定”,其大致内容是:关系就是同居,绝不涉及感情,因为我家在山东,她家在南方,俩人毕业后都是要各回各家的;经济上绝对的AA制;行为上保持绝对的自由,互不干涉,谁都不必为对方负责;如果一方厌倦了这种同居,另一方绝对无条件地离开。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协定很自私也很无情呢?可是我们周围的许多同学都是如此,我心里很清楚,庆庆也一定明白,我俩的同居基础是我情她愿,互相需要互相利用。假如没有发生下面的一些事情,也许,我不会对同居这类事有什么过多的想法,更不会从更深一层去思考个性什么的。 因为有了先前的协定,所以我俩的同居生活一直相安无事。庆庆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孩,自觉自律自强自尊。去年夏天,快放暑假的时候,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。因为是一种很理智的同居关系,所以我俩之间的那种事情,也就是做爱,不是因为恋人情人之间的那种激情和冲动,而完全是一种生理上的需要。不瞒你说,在老家,我有一个相恋了快6年、毕业后准备马上结婚的女友,从高二起,我俩就开始恋爱了,我当然体味过与爱人做爱的滋味,那种感觉完完全全不同于和庆庆之间。我对庆庆很理智,也很尊重她,每次,我都会征得她的同意,否则,我觉得那就无异于强奸。而且每次,我俩都会使用保护措施。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那次她意外怀孕了。庆庆发现怀孕后并没有告诉我,而是独自去药店买了口服堕胎药。平时,她总是比我早起床,可那天我都准备去学校了,她还没有起床,我问她怎么了,她说困得很,想再睡一会儿。我没再理会她,就独自一个人先走了。 上午最后一节课,我的手机响了,一个陌生的女声,让我快点到某某医院,说庆庆人流出现大出血,现在正躺在医院呢。挂了电话,我心中的气就不打一处来,事先都说好的,你情我愿,谁也不必为谁负责,可是,虽然心里有气,我还是赶到了医院,医生已经处理过了,没什么危险了,当时庆庆正躺在病床上输液,脸色苍白,满头虚汗,我心里突然有点可怜她,也就没有再责备她的不小心。医药费是400多元,庆庆要全部负担,我想了想,坚持了我俩一贯的AA制。我觉得责任不在我,但是,不可能和我没有一点关系。不过,这钱本来我是准备去买早就看好的运动鞋的,碰上这事,鞋只能泡汤了,心里很不舒服,自认倒霉吧。从医院出来,庆庆一个劲地说怪她自己没有小心,本来不想让我知道,可她运气不好,出事了,只能给我打电话。对于她的道歉和自责,我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心里嘀咕,今后千万别再遇上这倒霉事。